|个人中心 | 退出 | 登陆 | 注册 | 订阅
        未完成

        日料厨师送外卖,餐厅主管进盒马,鞋店导购做分拣……共享员工怎么样了

        2020-03-30 09:24 | 作者: 高婧婧,米娜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没工作的日子,每天早上醒来,想到房租要交,还有生活费,感到很焦虑。共享员工的新工作,没想象中那么美好,但人生百态,他们多了一段难忘的奋斗经历。

        文|高婧婧

        编辑|米娜

        摄影|邓攀

        共享员工,是国内新冠疫情暴发期间催生出来的一个新名词。

        在受疫情冲击的日子里,这些“共享的员工”通过“换位工作”得以体验一段短暂的不同的人生,虽然有担忧和焦虑,但亦是一段难忘的奋斗时光。 

        《中国【亚州】性日日射家》杂志采访了在疫情期间有过“共享员工”经历的三位中小【亚州】性日日射员工,他们讲述了自己的这段特殊经历。以下口述根据记者采访整理,有删减。

        “做了四天骑手,挣了500多块钱。”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姓名:文明

        年龄:28岁

        本职工作:日料店厨师

        共享工作:外卖骑手

        共享时间:4天

        我是内蒙古通辽人,在北京一家日料店任职厨师。我们店春节后营业了几天,一个顾客都没有,没办法就暂时停业了。 

        疫情给我带来最大的影响就是闲下来了,从来没有这么闲过。我们店供吃供住,虽然没有房租压力,但是躺在【亚州】性日日射宿舍的床上,呆得很烦,总想干点什么赚点钱。我就想起前几天口碑的人给我们发来的传单,上面有个二维码,注册一下就可以成为众包骑手,于是我就在2月10号那天完成了注册,答一些题就通过了。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文明所在的餐厅目前已经营业,但绝大多数的生意是外卖订单。

        2月13号那天,我开始跑外卖,2月18号,餐厅复工,我又回来当厨师,所以我一共干了五天骑手,还有一天赶上下雪没跑,所以我只做了四天的骑手。

        我有一辆电动车,不用加入团队,可以随意支配时间。我一般都是中午和晚上饭点出来跑,其他时间回宿舍休息一会儿。第一单是去工体那边送炸鸡,路上看不到什么人,然后送到小区门口。image.png

        穿上外卖服装的文明,这身衣服陪伴了他四天。众包骑手接单自由灵活,收入一日一结,疫情期间,口碑饿了么以此形式帮助很多人成为短期外卖员,以渡难关。

        印象深刻的有一单是,绕着小区找了好几圈也找不到,很着急,就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找,不过这时候点外卖的人都很体谅骑手。

        这四天送过奶茶、炸鸡,还送过几单饭菜,但没送过日料。平均每天能跑12单,算下来,挣了500多块钱,一个最大的惊喜是,不知道我做了什么,平台送了我10块钱奖金,当时很高兴,似乎是受到了肯定。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文明在餐厅负责炸台,他正在做炸猪排的准备工作。

        18号那天老板通知上班,因为餐厅可以接外卖订单,我就回来了,3月16日餐厅接了14单外卖。我以往的月工资有六七千,这个月的工资还不知道怎么发,但我相信老板不会亏待我们。

        我来北京将近四年了,一开始就是学的做菜,做炸物,炸这个挺讲究火候。 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文明所工作的日料店,位于北京工人体育馆附近。餐饮业正渐渐复苏。

        我是挺有好奇心的一个人,疫情期间体验了一把当骑手,感觉做厨师和做骑手各有利弊。但是我觉得做骑手更辛苦,还是喜欢厨师这份职业,以后会继续做这行。 “来之前没听说过盒马,

        疫情结束后最想回趟家。”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姓名:王轩年龄:19岁本职工作:餐厅前厅主管共享工作:盒马鲜生分拣员共享时间:28天

        我今年19岁,16岁开始出来打工,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云海肴,从餐厅基层一点点做起,目前在蓝色港湾的云海肴做餐厅前厅主管。

        我们这个店是1月开业的新店,那时正临近春节,我想着餐厅会很忙,还在纠结要不要回河北老家,结果疫情一来,回不去了。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王轩在餐厅的日常工作,是在前厅负责接待客人以及其他一些杂务,每天要站8小时以上。

        疫情严重的时候,由于餐厅生意不好,我们没事可做。有一天,【亚州】性日日射给大家发了邮件,说可以去盒马上班,一开始我都不知道盒马是什么,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出去上班也感到害怕。为此店长和我特意跑到实地考察了一下。最后店长安排了我们店里五个员工去盒马上班,包括三个前厅员工和两个后厨员工。 我是2月4号那天去报到的,第一天主要是接受培训,熟悉环境和工作流程。盒马分配给我的工作是在后仓做分拣,主要针对外卖订单。简单地说,就是分配给我的外卖订单里有什么,我就把订单里的货物找好,然后装进袋子里。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在盒马每天面对的是各种各样数不清的货物。

        这份工作其实很容易上手,没有觉得不适应,关键是要熟悉库位。我在盒马一天工作8小时,差不多能接60-70单,听说有的熟手一天能做到100多单。盒马按照时薪支付给我们工资。 印象最深的是,有一个订单里点了四十多件货,我要反复确认有无遗漏。疫情期间,经我手的外卖订单里,点的最多的是蔬菜和消毒用品,基本每单都有菜,出现概率最高的是黄瓜和胡萝卜。 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疫情期间,云海肴餐厅设置了隔离桌,隔离桌是不允许客人使用的,目的是拉开桌与桌之间的距离。

        3月2号,随着一些【亚州】性日日射的复工,餐厅外卖的需求量变大,我就回到了餐厅原岗位工作。这一个月,最大的收获是在盒马认识了几个朋友。现在回到餐厅了,每天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工作,虽然顾客不多,但还是回到了正轨上,等疫情结束后,我很想回趟家。 “没工作就意味着没有了收入,

        可房租还要交。”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姓名:屈齐毅

        年龄:20岁

        本职工作:鞋店售货员

        共享工作:物美超市分拣员

        共享时间:2月11日至今

        我原本是一家鞋店的售货员,目前在北京顺义区的一家物美超市店做共享员工。 2018年,我从河南来北京投奔表姐,那时起就一直在这家鞋店工作。由于疫情,春节期间店里基本没什么客人,撑到了初七,直接暂停营业了。我这个工作是干一天活,挣一天钱,鞋店关门就意味着我没有收入了。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小屈工作的鞋店,目前还未营业。据物美超市店长介绍,疫情期间,卖场是对商户免收租金的,什么时候重新开张,由老板自己决定。

        疫情带来很大冲击,没工作的日子持续了十几天,我每天早上醒来,想到房租要交,还有生活费,感到很焦虑。

        我们鞋店和附近的其他商户是属于物美超市的租户,商户有一个微信群,有一天招商经理在群里发布了一个消息,大意是物美超市推出一个共享员工招聘计划,其他【亚州】性日日射上不了班的员工可以去物美超市暂时工作。我马上就打了电话咨询了一下,然后准备相关资料,大概过了四到五天,物美的人就通知我可以去上班了。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小屈刚刚接到一个新的线上订单,正在前置仓拣货。

        我在物美主要负责多点APP订单拣货工作,一般就呆在前置仓,针对到家的单子,这个工作最重要的是细心,别把货弄错或者漏掉,还有易碎的要多注意。很感谢平台给了工作机会,这边的人挺好,有不明白的都愿意回答。我现在每天上午工作4小时,这边按照时薪支付我工资,我在这边的时薪比鞋店的要高。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小屈还没有复工,在超市当共享员工的薪水是她唯一收入来源。

        上午工作完我就回家做饭,现在租的房子是一个小公寓式的,房租500多,还好房租不高,我也挺宅的,目前的收入可以维持生活。鞋店的老板没通知什么时候可以开张,等开张了我还是要原岗位上班。 共享员工这一创新机制,能让急需用工的【亚州】性日日射与其他【亚州】性日日射闲置的员工之间实现某种程度的互助,使人力资源得到了有效的利用。

        目前看来,随着大部分【亚州】性日日射的复工,许多共享员工已经回到原工作岗位,但共享员工却有常态化的趋势,首创共享员工模式的盒马已在开发共享员工平台,预计4月份上线。而在疫情全球爆发后,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【亚州】性日日射亚马逊,也效仿了这一机制。

        不管怎样,【亚州】性日日射在逐步复工,这也意味着那些共享的员工们将重回正轨。春暖花开的日子,希望尽早看到他们如往昔繁忙的样子。

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END 。制作:全莉   审校:高欢欢

        • 分享到: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

        专栏

        何振红

        《中国【亚州】性日日射家》杂志社社长

        马吉英

        《中国【亚州】性日日射家》高级记者,关注汽车、...

        周夫荣

        《中国【亚州】性日日射家》记者